2019年03月26日

发布日期:

清华厚德专家观点之刘海峰:到底什么是能源互联网?

编者的话:在电力改革日渐深化的背景下,在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针的指引下,国家电网公司于2017年吹响了向综合能源服务市场进军的号角。各省公司旗下的三级子公司(节能服务公司)升级为二级子公司(综合能源服务公司),并选派了精明能干的原供电企业管理者出任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分配给公司的业绩目标也是以亿计算。

综合能源服务到底是什么?对国家电网公司的战略意义是什么?与业内伙伴及客户的关系会有何变化?单纯依靠电网企业的工作经验和思维模式能否胜任新的岗位?电网企业的行为惯性是否会成为完成新业务目标的障碍?等等。这些问题都是我们遇到的国网综合能源服务公司的领导们所关注和困惑的问题。

刘海峰老师在下面这篇文章中给出了答案:不是国网领导一时心血来潮提出要这么做,而是时代的发展到了这个阶段。你不做,自然会有别人这么做。要想做好这项业务,必须要有思维上的改变——互联网思维。当然在后面的系列文章中,还会有陈怀新老师指出:仅仅有互联网思维是不够的,还要有互联网组织架构、互联网绩效管理、互联网企业文化!国网的系列变革,就是在走着这样一条互联网变革之路。


导语:

互联网不仅改变着能源公司的形态,还将拆除能源行业的界限,重构能源公司的商业模式。功夫在诗外,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真正引发行业革命的往往源自于行业之外……

站在传统能源行业谈“能源互联网”,是看不到云彩上面的世界的。跳出传统能源行业看能源产业的变局,才能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

能源互联网成为能源行业当前最时髦的话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众说纷纭。随着互联网时代的进化,现在每个行业都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互联网+,能源行业作为基础性产业,更是积极推进能源互联网的发展。

我在2012年出版的《第4次革命:重构能源企业管理模式》一书中,已经阐述了互联网时代能源产业将迎来革命性的变化。我在书中这样写到:“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发电,不再依赖电网公司的集中式供电呢?这不是一个狂想,现在就让我们看一下电力行业的演进吧,或许这样才能探究到未来能源格局的演化……”

第一章“让我自己发电”,揭示了第四次革命引发能源行业的进化。新能源技术的发展、智能技术的突破,导致能源生产方式与消费方式的革命,整个营商环境将发生巨变,推导出传统能源企业转型的历史意义。

第二章“不仅仅卖电”,指出要想实现转型,首先应该从传统的“以产品为中心”转向“以客户为中心”的思维方式。并详细阐述了能源公司如何从传统的“能源供应商”转向“能源优化解决方案”的服务商,即近年流行的综合能源服务商。


随着,“大物云移智”技术的发展,互联网对能源产业带来深刻影响的图景,也越来越清晰。现在,我只是再次解读一下,当时在写这本书时的一些探索性的思考和浅见,仅仅为了分享和探讨!


角度决定态度,能源互联网不仅仅是基于传统能源和传统电网之上的互联网,及所谓的平台化,生态化。尽管,当前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但是,未来的能源革命,究竟向我们展示一个什么样的能源形态,才是值得我们思考和探索的课题。


可以这样打个比喻,电信互联网不是基于电信的互联网,而是安卓、iOS系统,颠覆了人类信息传输交流的方式。因此,电信公司的老总呼吁变革要“去电信化”。


近年来,伴随着美国未来学家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的出版,能源互联网的概念在国内逐渐被炒热。多次往返于中美之间的里夫金在他的新书中阐述了这样一种观点,在经历第一次工业革命和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第三次工业革命”将是互联网对能源行业带来的冲击。即把互联网技术与可再生能源相结合,在能源开采、配送和利用上,从传统的集中式转变为智能化的分散式,从而将全球的电网变为能源共享网络。


那么,能源互联网的思考,不能仅仅从传统能源生产方式开始,而应该从互联网谈起。能源互联网探索首要的问题不是能源要不要互联网,而是互联网究竟对能源产业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现在,很多能源公司管理者,仅仅把互联网当成一个工具或载体,这样很难有突破性的思维。


互联网不是一个工具,而是一个时代,它将给商业世界带来革命性的变化,这不是在传统商业的基础上加上互联网。所以,互联网时代能源产业会不会引发革命性的变化,才是我一直以来思考的问题。

我在《第4次革命》的前言中写到:互联网正在颠覆传统的商业模式,引发新一轮商业世界的革命。智能电网时代的到来,新能源的崛起,正在促使财富获取方式发生革命性的转变,这场全球性的绿色革命,正在使财富由“黑金”变成“绿金”。


让我们看看电力行业的变革。现在,电网公司的赢利方式主要靠什么?答案是电费。更多的发电公司的电力输出是靠电网运营商。那么,未来发电公司会不会成为区域的能源供应商?电网公司的售电收入会不会越来越少?依靠单一的输配电力的赢利时代会不会终结?这可能才是变化的根本。


新能源技术长足而迅猛的发展,是第四次革命的引擎。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配套应用,是这次革命的平台。而商业模式的重塑,才是这次革命的本质。本书意在透过表象,揭示能源领域正在发生深刻的商业革命,并提出应对乃至引领这次革命的经营之道。


能源互联网不是“能源互联网”,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基于什么样的能源互联网?这就要从新能源将导致能源形态的进化,以及能源行业界限的拆除谈起。


化石能源的危机,生态环境的恶化,必将激发人类积极探索可再生能源的动力,并发动一场全人类的绿色革命。60年代以来,能源革命的呼声日渐高涨。能源革命的目的,是以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逐步代替化石能源。


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于2011年在其著作《第三次工业革命》中预言,以新能源技术和信息技术的深入结合为特征,一种新的能源利用体系即将出现,他将他所设想的这一新的能源体系命名为能源互联网(Energy Internet)。杰里米·里夫金认为,“基于可再生能源的、分布式、开放共享的网络,即能源互联网”。之后,随着中国政府的日益认同和重视,杰里米·里夫金及其能源互联网概念在中国得到了广泛传播。


整个能源系统正在进行快速的演化,社会发展电气化的19世纪是“煤炭的时代”,能源是化石燃料和水力。20世纪中叶以后,虽然环保意识抬头,核能、水力和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据一定比例,但依然是化石燃料发电比例居高不下的“化石燃料的时代”。


但是,进入21世纪,面对气候和人口结构变化、资源日渐减少等课题,过去那些不可持续发展的能源系统必须接受重新审视。可再生能源加入进来,高度注重环保,建立在能源优化组合基础上的“新型能源时代”已经来临。


新技术的发展,将迅速彻底地打破传统能源公司垄断的格局。这个技术,就是新能源 + 储能技术。

Business insider曾经援引高盛一份关于特斯拉的最新报告认为,住宅太阳能不久将主宰美国电力市场,届时,人们将不再单纯地依赖电网,而最大的功臣便是埃隆·马斯克(特斯拉汽车合伙创始人,家用光伏发电公司SolarCity创办人)。


数年后,马斯克不负众望于北京时间2016年10月29日上午10时许,在美国洛杉矶的环球影城召开了发布会,全面展示了他的“太阳能计划”。发布全新能源系统,誓要换掉全世界的屋顶!

虽然,这仅仅是个开始,但是,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已经倒下,这会不会引发革命性的变化,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7年又有消息传来:日本正在掀起一场能源革命,日本北部城市的电力系统正从旧式电网向自主式、局域性转变,大约有四万个城镇区域脱离了大电网,选择构建微型电网和集中式可再生能源发电,实现自给自足发电。


新能源时代的到来,将彻底打破原有的行业界限,设备制造公司、汽车制造公司、建筑公司、电气公司、网络公司、移动公司等都开始迈入能源领域。石油公司、电力公司、新能源公司等也开始跨越边界,进行新能源领域的探索与合作,全新的能源格局正在形成。


据说,美国的一所大学已经研发出全透明光伏太阳能玻璃,现在这个团队正在努力地降低其生产成本,争取早日实现量产。我们是否可以想象一下,一座座高楼大厦的玻璃幕墙能够发电,新材料建造的墙体能够储能,加上智慧楼宇系统,让每一栋建筑物都将成为一个新型的智慧能源系统。


2015年有消息称:美国用太阳能电池板铺路,据说,只要完成三分之一全美洲际高速公路的道路铺设,就完全可以满足全美电量需求。最近,令人振奋的消息传来,美国交通部正打算对被美国人视为“母亲之路”的66号公路进行高科技升级:在公路旁的人行道铺设SolarRoadway太阳能电池板。此项目的目标是为康威66号公路服务中心供电,以及测试该科技是否能运用到普通街道上。我国山东最近也铺设了一条2公里长的太阳能公路进行测试,一旦成功,道路建设公司,或者新材料生产公司也就成了电力公司。

新一轮世界能源变革的目标是通过科技创新,实现以低碳能源为核心的低碳经济。伴随着智能电网时代的到来,将彻底打破传统的能源产业格局,颠覆传统能源公司的商业模式。


2012年我在《第4次革命》书中提出互联网时代产业变化的四个基本的理念:集中式走向分众式、即时响应、多维互动、产消合一。


新能源技术的突破,智能电网技术的创新,将推动分布式能源时代的到来,进而实现产消合一。未来我们既是能源的生产者,也是能源的消费者。


杰里米·里夫金认为:“在即将到来的时代,我们将需要创建一个能源互联网,让亿万人能够在自己的家中、办公室里和工厂里生产绿色可再生能源。多余的能源则可以与他人分享,就像现在我们在网络上分享信息一样”。


ABB北亚区及中国总裁方秦曾表示:“智能电网为建设一个低碳输电系统带来了巨大契机。通过降低化石燃料消耗来减少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需求,意味着需要更多的分布式发电,更多的风电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发电,以及一个可以接收并输送可靠电力的双向电网”。(注:未来应该是多维的智能微电网)


高度分散化的能源系统代替集中化的能源系统,而来自大型的、集中化的、长途跋涉的供电则越来越少。随着新能源技术的发展,更多的房屋及建筑将有能力自己生产能量。


互联网将像冲击传统商业一样,对传统能源行业重新洗牌,出现全新的能源生产和消费的产业组织模式——互联网能源。互联网能源是从客户的角度出发构建的能源生产模式,是去中心化的。


传统能源体系里,自家屋顶太阳能发的电用不完只能卖给电网,未来互联网能源中则可能跳过中间环节,通过智能微电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实现直接交易,构建去中心化、产消合一的生态系统。


因此,互联网时代能源的革命,不是立足于传统能源的互联网,而是要重新定义能源公司,重塑能源公司的商业模式,推进能源生产方式与消费方式的革命。


现在我们谈能源革命与数字革命的深度融合,怎么融合?融合的逻辑和意义是什么?互联网时代,大数据不是用来融合的,而是通过互联网采集实时交互数据进行计算的,计算创造价值。没有云计算、人工智能技术的突破,大数据本身并不具有互联网时代的商业价值。


传统能源公司如何向平台型组织转型?如何向综合能源服务商转型?能源公司在互联网时代的进化和重构,应该从产品化思维转向平台化思维,再进一步则要向生态化思维升级。生态系统是立体全息的商业系统,阿里巴巴前几年就提出“去电商化”,这就意味着淘宝不再是一个商业的交易平台,而应该是,通过淘宝天猫、蚂蚁金服、菜鸟物流、阿里传媒等,以及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技术的研发等,逐步为全世界的商家构建了良好的营商生态系统,将“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商业理想变成现实。


那么,能源互联网不仅仅是“能源互联网”,也不仅仅是基于能源的互联网,而是要通过互联网为能源生产者和消费者构建全息的生态系统,这就要求未来的能源公司应该真正实现“以客户为中心”,而不是仅仅停留在口号中,并向综合能源服务商转型。


互联网时代智慧能源生态系统的构建,不再仅仅是单一的能源系统集成,可能还要融合金融服务、碳交易、供应链重塑、智慧城市、智慧交通、智慧建筑、电动汽车等,并运用互联网技术重新构建一个和谐的、共享的、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系统。


互联网不仅改变着能源公司的形态,还将拆除能源行业界限。功夫在诗外,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真正引发行业革命的力量往往源自于行业之外。


站在传统能源行业经验基础上谈“能源互联网”,是看不到云彩上面的世界,更谈不上真正的创新。跳出传统能源行业看能源行业的变局,才能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互联网时代能源公司的变革,不仅仅是所谓的“能源互联网”,也不仅仅是管理模式的创新,而是重构一个全新的世界。


2012年我在《第4次革命》书中提出,互联网时代的工商领袖必须具备的五项领导力即:学会在虚拟的世界里做出正确的决策;学会在信息中求取价值;共赢的思维方式;构建开放型成长的生态系统;以及整合资源创新价值的能力。


当前,传统能源公司面临的首要问题不是如何构建“能源互联网”,而是,重塑互联网思维。思路决定出路,战略决定命运。工业时代的管理思维,已经无法指导互联网时代企业管理者的创新实践。要想生存,不是在传统管理理念的基础上进行所谓的改进,而是要彻底地颠覆传统的管理思维模式,传统的思维只能导致传统的结局。今天,我们要重新建立互联网时代的全新管理哲学基础。


2004年我在《管理新经》一书提出,从价值链到价值网,传统的价值链是一种线形思维,要创建互联网时代的企业竞争优势,在这个管状的链条上是找不到出路的。


互联网时代的企业不仅需要卓越的产品线,更需要整合一个商业系统。在这个商业系统中,价值不再是简单的从原料到制造再到消费者的传递,不再是某一个业务单元创造了价值,获得差额,然后抛给下一个业务单元。在这个商业系统中,制造、采购、销售、设计乃至消费者也被纳入其中一起创造价值。这不再是一个单向运转的价值链条,而是一个多维的价值网。


价值链以工业经济模式为基础,以创造消费者价值、销售产品和服务获取利润为导向,其价值创造是线性流动的,但其效益则是递减的。互联网时代,强调的是与消费者共同创造价值,来提升生态系统的竞争能力,其效益是聚增的。更为重要的是这为互联网时代商业模式的重构,提供了全新的理论依据。


是“能源互联网”,还是“互联网能源”,这不是我们探索的本质。当然,这也不是玩所谓的文字游戏,而是决定了我们看待世界的角度和思维的方式。互联网时代的管理创新已不再是某个点或某个环节的问题了,而是一个整体的系统进化。当前,只有重构能源公司的商业模式,重新定义能源公司,才有可能应对未来的挑战!


(作者系清华厚德能源规划与管理研究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