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1月10日

发布日期:

民生为重人为本,政府角色不可缺! ——由《我不是药神》想到核能供热

元旦假日期间,通过小米盒子收看了一直没有机会看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心中五味杂陈、如鲠在喉。除了心生感动之外,我并没有将思绪仅仅停留在痛恨社会风气浮躁和世风日下、也没有只是抱怨医药企业缺乏社会责任和研发动力,而是往更加深入的一个层次看了过去:当百姓因为患白血病挣扎在死亡线上的时候,政府不知道哪里去了?本应“为人民服务”的各级官员也不知哪里去了?而当程勇做好事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之后,当生产正版药的外企投诉之后,警察出现了,开始执行合法不合情的法律,将程勇逮捕,并经法院审判后判刑入狱。

人物原型

我上网搜了一下故事在现实中的原型,无锡的白血病患者陆勇,通过谷歌的图片搜索,在日本一家网上商店上找到了印度仿制药,之后拜托在阿里巴巴国际站相识的日本客户购买,又通过药厂经销商,联系上印度药厂。当得知一年的药物只需3000元时,陆勇觉得,至少让更多病友看到了希望。

他花了一个月时间在自己身上做试验,逐渐由昂贵的正版药替换成廉价的仿制药。他去医院做了体检报告,显示指标正常,于是第一时间将消息发布到群里。

2011年,为方便病友打钱买药,陆勇买了三张有国际汇款功能的信用卡。也正因此,他在两年后,因为“妨碍信用卡管理秩序”、“销售假药罪”,被湖南沅江市公安局拘留。截至2015年2月15号听证会那天,一共有993个病友在网上签名声援。随后检察院向沅江市人民法院撤回起诉,认为其行为不构成犯罪。

这起“假药”官司被媒体曝光并发酵之后,终于引起了政府的重视,毕竟迟到了总比永远不来要好。2015年之后,国外新药的审批流程缩短,中国许多省市陆续把原研药格列卫列入医保。与此同时,专利期之后,中国目前也有3家药厂在生产仿制药,一盒的价格是3000元-5000元。

不只是格列卫。国家医疗保障局2018年8月17日发文,称将开展2018年抗癌药医保准入专项谈判工作,计划将18种诺华制药、罗氏制药、拜耳制药等外国厂商生产的抗癌新药纳入医保。

陆勇“假药”案推动医改的故事,再一次验证了这样一个真理:一个重大的社会变革或新政,可能是源自于一个小人物的偶发事件。所以我们每个人的发自内心的一句仗义执言、一次爱心行动,一次见义勇为都有可能推动社会的进步。

由抗癌药物,引申到核能供暖

由抗癌药物,我又想到了核能供暖。为了遏制危害人民健康的严重雾霾,政府出台了限制燃煤的严厉措施,老的燃煤热源到期关停、新的燃煤项目不再批准。但是冬季供暖所需热源如何解决?“煤改气”因为气源紧张证明此路不通,“煤改电”因为用电成本高也是困难重重,政府的高额补贴又不可能一直延续下去。怎么办?这时,电促会核能分会、启迪新核以及三大核能企业相继推出了“核能供热”解决方案。环保部门和热力企业也都看好常压低温池式核能供热堆。

一般而言,首个核能示范工程项目需要政府出台鼓励和支持政策,最好政府能够出面组织行业力量分工协作、集体攻关。但是这时,政府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国家能源局下设核电司和中国核电发展中心,尽管内心积极支持,组织过几次论证会,无奈核能供热恰好不发电只供热,所以支持起来底气不足,财力有限。国家核安全局只有核电厂评审规范和标准,没有池式核能供热堆的评审规范和标准,也是无法可依、无规可循。本来一些地方政府积极性很高,无奈一个依据大型核电评审标准引出的问题就能够让项目无从推进下去。

技术进步了、形势变化了,政府机构名称为什么不能将“核电”改为“核能”呢?安全监管部门为什么不能先出台一个临时规范和标准、随着事业发展再逐渐完善呢?为什么核能行业不能组成一个“国家队”?为什么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住房与城建部、生态环境部不能积极主动协同起来,让核能供热尽快造福百姓呢?

类似的政府缺位或政府迟到现象,在食品安全、药品安全、环境安全、生产安全等诸多民生领域都普遍存在着。没有记者曝光、没有媒体发酵、没有民意沸腾,政府总是静悄悄地躲在某个角落里,公务员们在低效、无效甚至负效地忙碌着、焦虑着甚至牢骚着。久违的“为人民服务”,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4年2月7日在索契接受俄罗斯电视台专访时表示,中国共产党坚持执政为民,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我的执政理念,概括起来说就是:为人民服务,担当起该担当的责任。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也一再强调:“增加公共产品和服务供给”,“坚持主动作为、狠抓落实,切实做到勤政为民”。

希望各级政府官员们,认真学习领会习李讲话精神,“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多唱几遍歌曲“我和我的祖国”,将“为人民服务”落实到自己的日常工作实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