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04日

发布日期:

发展核能需要战略家的大智慧——核能利用与京津冀的未来

这两天在雄安新区会议中心参加“共建美丽中国——国际清洁取暖峰会暨工程应用展”,会前做了一些调研,会中听了来自能源和环境多个领域专家的介绍。从多到爆炸的信息中发现了一些问题,有感而发。

中核新能源在会上展示了核能供热池式堆技术和供热系统的模型,我也参加了圆桌论坛回答关于核能供热的问题。会前会后和一些与会者也有所交流。和我们在实践中推广核能供热遇到的情况类似,就是因为不了解而产生的盲目恐惧。

在高等教育领域,有核能专业的院校极为有限,在有核能专业的院校中,核能相关专业人数也不是很多,所以,绝大多数人、包括很多能源电力领域的专业人士,对于核能也是“隔行如隔山”

曾经看过一个故事,说的是原始人对火从恐惧到接受的过程,火可以伤人,还有燃后的灰烬要处理,所以很多族群对火都是持恐惧和排斥的态度,只有个别族群接受火、利用火和控制火。所谓火被人类接受,实际上是排斥火的族群都逐渐退化和消亡了,只有接受火的“智人”族群繁衍开来、发展起来。现在不同国家对核能的不同态度,也可能导致同样的长期效果。

同时展出的还有中石化新星公司的地热利用及供暖系统。孰不知地热的来源就是地球内部物质早期的核裂变和持续到现在的核衰变所产生的。地热利用本质上就是“核能利用”。

多位专家介绍到太阳能热利用和电利用,所谓的太阳能实际上源自太阳内部物质的“核聚变”,所以太阳能利用本质上也是“核能利用”。




 矿难、水灾、火灾不时见诸新闻,为什么不去关闭矿山、疏通河道、彻查火灾隐患呢?人们对于这些常发生的灾难视而不见,还美名其曰“重视安全”,并以“重视安全”为由排斥核能利用,孰不知中国的核能利用是全球安全记录最好、在国内各行业中安全水平最高。这种心态和做法是不是可以称之为“叶公好龙”呢?

为了满足GDP之需,在京津冀地区密布火电厂、高耗能工矿企业,导致京津冀地区温室气体排放量密度最大,空气污染最为严重。同时引发水体污染和土壤污染十分严重,人民健康生存已经堪忧,而温室气体零排放的核能供热、海水淡化和同位素生产多用途技术,恰好可以最有效改善严重污染问题。

所谓放射性,无外乎几种射线和粒子,接触到人体后,对人体细胞组织有所伤害,剂量足够大会危及生命。所以时间和距离是有效的保护措施,采取了隔离措施后,近距离也没有问题。所谓“时间”,是指任何放射性元素,都有一个半衰期,即放射性强度衰减掉一半所用的时间。大部分半衰期很短,个别的很长,但是有用处,比如碳-14,半衰期约5730年,可以在考古领域测定尸体或者古董的年龄。

无论是高温高压的核电厂,还是低温常压的池式供热站,安全生产都是最高优先级管理事项。人类在接受了全球范围内的核电事故的共享经验教训之后,集全球行业之力,设计出了多重安全防护措施。尤其是中国依靠后发优势建设的核电站,在全球范围内运行效果最好,安全记录最高。已经成为全球核电安全运行领域的楷模。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1、 从选址、到建设,从设计到运行,中国核电领域都采取了国际最高安全标准。没有任何一个行业像核能行业这样,配套一个专门的、高水平的安全监管机构—国家核安全局及下设的核与辐射安全中心。加上国家能源局的行业管理,开始前期工作要得到批准,开工要颁发开工许可证,装料要颁发装料许可证,运行要颁发运行许可证。各个阶段都要有质量保证大纲。此外,核级设备和部件的加工制造企业都要有核安全局批准的资质证书,核电站操作员也要有相应的执照,没有任何一个工业行业如此严格和规范。

2、 核电站工作人员都是经过严格的招聘程序择优录取的,一线操作人员至少大学本科以上学历,而且要经过长达近十年的严格培训和一线值班,才能成长为值长。相比之下,前苏联的核电厂操作人员中雇用了很多退伍军人,日本的核电站通过劳务派遣公司雇佣了一些学历不高和工作经验不是那么丰富的员工从事运行工作。

3、 核电厂十分重视流程管理,凡事都讲究程序,所有正常操作和缺陷处理都有记录文档。规范化、标准化、流程化的严谨程度,没有哪个行业可以与之媲美。

4、 核电厂从设计到运行,十分重视风险管理。概率风险评价理论就是从核电行业发展起来的。如果其他行业甚至社会管理能够认真应用这一套方法论,那么这些领域的安全生产事故乃至突发事件风险将大大降低发生概率。

5、 全球的核电行业共同组织了一个同行评估。组织最有经验的专家对全球核电厂转着圈地进行安全评价,提出改进建议并督促实施。

核能行业的安全风险意识安全管理水平,远超其他各行各业,政府实在是应该向各行各业推广核能行业的安全管理最佳实践。想想我们的大气污染、地下水与河流污染、土壤污染的严重程度吧!很多释放污染的企业,只会算小账、局部帐当前帐,而将很多成本外部化、社会化、未来化。地方政府个别官员怕担责、图省事,结果是省了小事,反而会付出更大的代价。由于温室气体效应,地球恶劣天气和自然灾害频发,想象最近发生的火灾、水灾和矿难吧,真是“水火无情、核能有爱”。

一座400MW热功率的池式常压低温供热站,能够提供1100-1500万平方米的冬季供热面积。一座200MW热功率的池式常压低温供热站,能够提供600-700万平米的冬季供暖面积,夏季还可以提供热水,满足家庭生活用热水的需求。核能供热站的系统成本和社会成本远远低于燃煤和燃气供暖的系统成本和社会成本。

但是,当前发展核能供热的障碍较多,据我所知,并不在于民众的接受度高不高,而在于地方政府官员们的因“核能无知”所引发的“盲目恐惧”,在于国家能源局官员们的战略高度和决策勇气不足,在于核安全局官员们的“极端事故”假设下的担当精神不够,在于核电工程公司的项目团队只是把它当成又一个赚取高利润的普通项目机会。

所以,发展核能供热,补充与逐渐替代燃煤和燃气,需要大战略家的大智慧。我很是担忧,这可能还真不是当前在任的核能集团的领导们、发改委能源局的官员们或者核安全局的官员们的智慧所至和远虑所及的。在核能这个领域,还真是要有当年毛主席下决心发展原子弹氢弹的战略思维大智大勇。

其实想当年,也有很多部门干部和中央层面领导从经济可承受性、人才可获得性、科技可实现性以及环境安全性角度出发反对中国上马两弹项目。但毛主席比其他人站的更高、看得更远,所以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发展原子能事业,为今天的中国奠定了和平国际环境的基础。

今日之中国,又到了需要伟大领导人高瞻远瞩、痛下决心、果断决策的时候。一旦核电和核能供热发展起来,生态环境问题就会有根本性的改善。京津冀地区就不用关停和限产那么多制造企业了。

所以说,京津冀及北方地区发展核能供热,涉及到雄安新区的未来、京津冀的未来,乃至中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