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25日

发布日期:

干部评价标准和任用流程,要改革 !

最近“打老虎”、“拍苍蝇”的力度不减,经常看到新闻上说某地一批干部被处理了,或是某地某些干部落马了。大有“挨着抓有冤枉的、隔一个抓一个有漏网的”之感觉。

我近些年来一直在研究企业管理。在企业管理领域,研究提出了“企业管理一体化模型”、“以战略为导向的绩效金字塔模型”、“企业文化与心理学耦合模型”、“绩效指标的分类模型”、“流程管理五要素、五原则、五层次与四阶段模型”和“职业化修炼四维度模型”。现在正在研究大型企业集团如何简化管理、精简管理人员、提高管理回报率、提高公司治理水平。企业管理领域愈来愈讲究“契约精神”、“民主集中”、“尊重人性”和“回归常识”,看来干部管理领域也要如此借鉴和改革。


先说干部评价标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德能勤绩廉”考核方法风行于行政机关和央企国企。前一段时间,听一位老师讲课,说这个方法有问题,分析的很有道理。“德”和“廉” 是密切相关的一组词,德高望重的干部能不清廉吗?清正廉洁的干部能不算品德好吗?“能”和“绩”也是一对相关评价。能力强的人不就是靠业绩比较出来的吗?业绩好的干部显然不能说是能力差!所以“德”和“廉”留下一个即可,“能”和“绩”留下一个即可。但是“勤”这个词却有很大的不可评价性,勤是个相对指标,也很难比较,聪明的人勤快自然绩效好,有些愚笨的人也很勤奋,但是做事的效率低、效果差。不如用比较客观的绩效结果来考核更有说服力一些。“德”和“能”相对主观一些,“廉”和“绩”比较直观、也容易量化,这两个维度必须留下。“绩”反映的是工作结果,“廉”反映的是政治觉悟和思想境界。还缺一个中间过渡的和工作方法论相关的指标,建议是“公”:即做事情是否公平、做决定是否民主公正,做人做事是否处于公心。这个指标可由基层员工和基层管理者的反馈中反映出来。


再说说任用流程:


不论现在的流程自认为多么完美,但是考察选拔任命了这么多“贪官污吏”、甚至有些还是“边贪腐、边提拔”,说明干部管理流程还是有值得改进的地方。


首先,由于现在党政干部、尤其是党委书记一职,要管理科技、经济、生态、能源和财政金融等各个方面的工作,必须具备一定的基本胜任力,所以,要进行考试,考试及格才可有提拔重用的基本资格。


其次,要求拟任用的干部将海外的资产转移回来,海外的亲人召唤回来。网上传的普京的一段话未必是普京的原话,但是反映了一个常识:政府公职人员必须全心全意为祖国人民服务。如果不愿意这样做,就免去任用资格。

再次,要求考试合格、资产和亲人回到国内的拟任用干部同意每年公示个人财产,不愿意公示个人财产的,免去任职资格。

最后再衔接现有的谈话、公示和任命流程。任命之后,按照“廉”、“公”、“绩”三个维度逐年进行考核评价。

现在强调加强党的领导,党委直接对经济事务发挥领导权和管理权,如果不懂经济如何领导经济?不懂企业如何管理企业?不懂能源如何保障能源?不懂金融如何指挥金融?所以组织部门一定要对“官”和“吏”加以区分。组织部门要花大力气选“官”,而不是“吏”。“官”应该出自一线,担任过国民经济一线企业的领导者。而“吏”可以在机关工作一辈子,熟悉机关工作流程即可。如果将“吏”任用为“官”,则是国家之悲哀,也是这一方百姓之悲哀。曾经有文章批评过外交系统任用干部,说外交部长应该可以不会说外语,但是要有正确的外交观和人格魅力,因为外交能力不等于外语水平。而很多时候我们把外语好的翻译提拔为外交部官员,就极有可能出问题。这和政府机关用人是一样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