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9月09日

发布日期:

能源经济正在升级进阶----《新核宣言》评介之五--田力(笔名:和风)

能源经济正在升级进阶

----《新核宣言》评介之五

田力(笔名:和风)

      2014年8月5日出版的总第69期《能源》杂志,刊发了多篇文章,读完之后,给我一种强烈的感觉:煤炭经济昨日黄花,石油经济风光不再。取而代之的将是蓬勃兴起的核能经济。

      开篇《每月观察》文章“煤炭去产能困境”指出:煤炭行业自2012年底进入熊市以来,至今已近两年时间,当前的煤价仍然“跌跌不休”,市场并未给出见底信号,煤价持续低迷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很多煤炭企业面临着“活不成,也死不成” 的窘境。

      本期《能源》杂志的封面文章是“煤制气跃进隐忧”。煤炭行业为了挽救危机,试图通过发展煤制气给煤炭经济注入生机。但是杂志第二篇题为“大象如何转身”(编者的话)一文指出:“煤制气先行受挫,中海油、大唐相继折戟,黯然收场,但依然有不少巨头仍在加注。在已有这些将星陨落、不过行业投资热潮如故的当下,还无法判断这是否意味着更大的全行业危机。”封面文章指出了煤制气的问题:煤制气面临诸多技术难题,尚无一个符合“安、稳、长、满、优”运行的示范项目。

      本期另外一篇专栏文章“气代煤的能源需求挑战”也指出,“对于煤炭能否清洁利用的辩论在中国依旧存在。就我个人而言,这种辩论毫无意义。无论用何种清洁的方式使用煤炭,二氧化碳的排放是不会减少的。” “宏观层面上的减少煤炭意味着在微观层面我们要减少这种煤炭的直接燃烧。”

      上网随手一搜,就会发现,从2001年底的日本、2004年的法国,到2009年的四川成都、2014年的安徽池州,多地都在关闭最后一座煤矿。曾经风光一时的山东兖州煤矿裁员1200人,高层减薪50% 以应对煤业危机;黑龙江龙煤集团减员1.2万应对煤业危机;鄂尔多斯煤矿陷入停产危机。陕西省、湖南省、安徽省和四川省近期都推出了陆续关闭小煤矿的部署。各地频发的煤矿安全生产事故,更加显示了煤矿主无心加强安全生产投入、最后捞一把就撤的心态。

      8月15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将碳减排纳入政绩考核的决定,给煤炭需求市场再泼上一大瓢冷水,将进一步拉低煤炭消费需求。巨大的环境压力、生态压力乃至生存压力,已经容不得中国的能源结构再维持现状。我国已承诺到2015年全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10年下降17%,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5%。所以说,煤炭行业当前面临的危机,其实主要不是煤炭行业自身的管理或监管问题,而是时代发展到今天,能源经济开始了升级进阶,煤炭行业不再是明星行业和暴利行业,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家,都将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根据以往的经济规律,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在1000美元以下时,人均能源需求较低。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在3000-5000美元时,对能源的消耗就急速增长。中国的能源利用发展趋势是电能消费量占终端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愈来愈高,低碳能源消费占总能源消费的比重愈来愈高。所以为了满足今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对能源和电力的快速增长需求,大力发展核能(核能发电和核能供热)是必由之路。

      为了使得整个能源行业分享核能经济的发展成果,有必要由煤炭行业、石油行业和水电行业共同发起成立核能发展基金,投资在运行或在建的核电站项目、核电装备产业、核电高科技企业、乃至核能和平利用新技术,形成在参与中转型、在参与中发展的能源行业综合协同发展新机制。